灑水車

掃路車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 時間:2020年06月12日
  • 資料來源:程力專用汽車股份有限公司
  • 瀏覽量:

現實是此岸,理想是彼岸,奮斗是通向理想彼岸的橋梁。

今天(6月12日)是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前身為:湖南湘江新區智能系統測試區,以下簡稱“測試區”)開園兩周年的日子。

兩年時間不短,測試區是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的親歷者,從無到有,再到一個豐滿且充滿活力的產業生態,測試區全程參與;兩年時間也不長,長沙智能汽車產業后發先至,迅速冒頭,成為中國智能汽車產業頭部陣營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用兩年時間完美詮釋了奮斗二字的內涵,長沙智能汽車產業也用兩年時間塑造出了一個讓行業為之驚嘆的“長沙模式”。

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的兩年,中國智能汽車產業的縮影

長沙與智能汽車產業結緣于2015年,時任湖南省委副書記、省長,現任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時任長沙市委副書記、市長,現任湖南省委常委、長沙市委書記胡衡華,會見了香港科技大學教授、IEEE fellow、2019 IEEE機器人與自動化大獎獲得者,松山湖機器人產業基地創始人李澤湘,為長沙發展智能汽車產業埋下了種子。

一年后的2016年,長沙從產業升級的角度出發,考慮如何將自身已具備相當基礎的汽車制造、工程機械、現代物流、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產業串聯起來時,極具前瞻性的智能汽車產業被推向了前排。湖南湘江新區智能系統測試區(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的前身)在當年正式啟動建設。

經過兩年時間的土地征收、拆遷、場地建設、智能系統配置等,占地1232畝,總投資約18.96億元的湖南湘江新區智能系統測試區于2018年6月12日開園。

2018年11月,湖南湘江新區智能系統測試區躋身“國家隊”,被工信部授牌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這也意味著長沙測試區在場地規模、測試環境、測試場景、配套設施等“硬件條件”和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發展上獲得了國家層面的支持和認可,長沙開始肩負起國家戰略的使命,這同時也標志著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真正起步進入到1.0階段。

這一階段,長沙很清晰的知道自己與一線城市之間的差距在哪,在 “搭平臺、建生態、興產業、重應用”十二字發展方針的指引下,長沙智能汽車產業低調的蟄伏,直到2019年9月26日突然放了一個大招,宣布開放道路智能駕駛長沙示范區和車路協同“兩個100”項目啟用,同時拿下Robotaxi在公開道路載人測試頭炮,一夜之間從追趕者變成了領跑者,產業發展也跨入全新的2.0階段。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全國各城市自動駕駛測試牌照發放情況。智能相對論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進入2020年以來,長沙智能汽車產業高速發展的勢頭不減。

首先,在頂層設計的政策層面為產業發展再蓄動能。4月1日頒布智能汽車產業“火炬計劃”和“頭羊計劃”,通過獎勵、補貼、應用落地示范等方式來打造產業的“火炬”和“頭羊”,并以此來帶動城市建設、大眾生活、政府管理等多維度的產城融合。

其次,是產業生態圈的范圍不斷擴大,質量不斷提升。4月17日、18日先后與一汽出行和中國汽研達成戰略合作,分別在智慧出行與智能汽車研發測試、檢測認證產業鏈體系等方面進行合作推進。

最后,場景落地的速度依然不減。4月19日,阿波羅智行Robotaxi服務上線百度地圖及百度APP智能小程序,向普通民眾全面開放;4月30日,智慧公交315線開通,面向長沙市民開放運營。上述兩項落地均是全國第一。

我們可以注意到,長沙正在利用智能網聯的能力為提高政府治理能力、解決交通痛點做支撐,根據“兩個計劃”的規劃,無論是推動車聯網滲透率提高的種種舉措,還是按照“重點補強+連線成片”的思路擴大智能化路側RSU設備覆蓋能力,或是實踐“車端+路側”雙輪驅動模式,探索智慧出行,構建出行即服務(MaaS)支撐體系,描繪的都是一幅用智能網聯技術為智慧交通賦能,將產業發展與城市建設、大眾生活、政府管理等多維度融合于一體的壯闊藍圖,這也是未來一段時間內長沙智能網聯與智慧交通產業融合發展的重點所在。

此外,還有一個小細節,長沙的上述動作與《交通強國建設綱要》、11部委聯合印發的《智能汽車創新發展戰略》的規劃要求高度吻合,這也足以反應長沙在深厚產業基礎的支持下響應國家戰略的行動高效。

很明顯長沙智能汽車產業自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開園之后,短短兩年時間已經站穩了國內頭部陣營的位置,長沙在今年也將沖擊交通強國示范區、國家車聯網先導區、國家公交都市建設示范城市(兩區一市)的目標正式提到了日程之中。

賽迪顧問5月份發布的《2020年中國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投資潛力城市百強榜研究》白皮書為長沙的產業實力進行了佐證,長沙超過了上海和廣州,排到了百強榜第三的位置,在長沙前面的分別為深圳和北京。至此長沙的智能汽車產業進入到一個尋求再次突破的3.0階段。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根據知名研究機構Navigant Research(以下簡稱NR)今年3月份發布的最新自動駕駛競爭力榜單顯示,以百度Apollo作為代表,中國玩家首次挺進NR報告國際自動駕駛“領導者”的行列;美國加州機動車管理局DMV公布的2019年度《自動駕駛車輛接管報告》中,百度不但攀上了榜單第一,同時還有AutoX、Pony、滴滴等多家中國企業上榜。

事實上,中國智能汽車產業躋身世界頭部陣營,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世界智能汽車產業的發展現狀,而長沙則從微觀層面成了中國產業的縮影。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Navigant Research報告2020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加州DMV自動駕駛脫離報告2019

“長沙模式”,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印記

很多人心中可能會有些詫異,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為何在短短兩年時間內能爆發出如此巨大的能量,經常被媒體提起的“長沙模式”到底是個什么模式?我們或許可以從以下三點來進行解讀。

1、以測試區為平臺底座,構建金字塔型生態結構

根據賽迪顧問《2020年中國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投資潛力城市百強榜研究》白皮書做出的總結,長沙的產業特色是“筑巢引鳳,構建配套設施吸引企業進駐”。

從長沙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的發展脈絡可以看到,以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領先的智能網聯汽車軟硬件測試環境,加上長沙市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與傾斜,2019年發布了以《長沙市智能網聯汽車道路測試管理實施細則(試行)V2.0》為核心的“1+2+3”規則體系,今年4月又推出了“火炬計劃”和“頭羊計劃”,從而構建了一個極為堅固的產業發展基礎底座,接下來的招引企業和聚集產業生態也就水到渠成了。

值得一提的是,長沙在引進生態企業的過程中,并不是一味求大,而是著力構建齊備的產業生態。

比如圍繞車載及路側通訊設備,引入了華為;圍繞自動駕駛底盤及線控轉向,引入了舍弗勒;圍繞人工智能處理器,引入了地平線;圍繞傳感器,引入了大陸集團;圍繞云控平臺,引入了啟迪云控;圍繞自動駕駛特種車輛,引入了希迪智駕、桑德新能源汽車、中聯酷哇等等。347家智能網聯汽車產業重點企業中,基礎層企業229家,例如景嘉微、國科微;技術層企業77家,例如華諾星空、證通電子、楚天電氣等;應用層企業41家,例如希迪智駕、京東無人車、三一等。

我們可以注意到,長沙發展智能網聯汽車產業的過程中,圍繞著產業基礎、政策支持、發展要素、產業氛圍4個維度,實際上建立了一個“配套設施—招引企業—產業生態”的金字塔型結構模型。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2、以智慧的路為切入點,以路促車帶動全棧“新基建”

智能汽車產業是一項綜合性產業,雖然車是C位主角,但要實現最終的無人駕駛,路側、云端以及通訊網絡的協同配合同樣重要。

長沙的打法是以路為切入口,通過車路協同的方式來帶動智能汽車自動駕駛能力的提升。因而無論是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內各種測試場景的打造,還是“雙一百”智能網聯開放道路項目的啟動,或是根據“頭羊計劃”的規劃,繼續擴展智能化路側RSU設備的覆蓋能力和覆蓋范圍,這些基礎性的工作都是圍繞“智慧的路”這一重點展開。

其實,在路側能力得到加強的同時,與“聰明的車”相關云和網這兩項基礎設施建設也獲得了同步推進。

比如今年1月9日,華為智能網聯汽車產業云(八爪魚)在長沙全球首發落地,長沙補齊了模擬仿真測試能力上短板;在產業生態管理方面,由湘江智能管理的智能網聯云控管理平臺的能力也在不斷加強,未來將成為長沙智慧交通的運營監管平臺。

再比如,產業生態企業之所以選擇落戶長沙,很大程度上就是看中了國家智能網聯汽車(長沙)測試區的測試條件,除了228個測試場景,國內領先的3.6公里雙向高速測試環境及無人機測試跑道之外的路端優勢之外,測試區還擁有全國5G覆蓋范圍最廣的通訊網絡優勢。

將上述動作結合起來可以發現,長沙實際上已經形成了“智慧的路—聰明的車—強大的云—靈活的網”的協同閉環。在這個過程中,長沙提前完成了智能汽車全棧技術的“新基建”,既為自動駕駛落地開路,又為產城融合、城市提質助力,充分體現出新技術、新產業帶來的價值。

3、以場景落地為導向,單個突破連點成線實現全覆蓋

最后,我們再來看看長沙智能汽車產業搶下的幾個第一。

一是2018年12月28日開通了國內首條智慧公交示范線;二是2019年9月26日啟用了全國首條基于5G+V2X技術、支持L3級及以上自動駕駛測試與示范應用的智慧高速;三是開通了國內智能化改造范圍最廣、道路類型最全面、安全防護最嚴密的城市開放道路;四是開發了全國首個智慧共享出行示范項目,首批45輛無人駕駛出租車已上路運行;五是2020年4月30日開通了全國首條面向市民開放運營的智慧公交315線。

長沙敢為人先地搶到了當前幾個行業熱點“示范先行”的先手,自然而然成為產業發展的風向標,成為其他城市模仿和借鑒的對象。

智能汽車產業“起步北上廣、落地看長沙”得到社會各界廣泛認同。

從長沙目前的落地實踐來看,長沙將智能汽車、智慧交通全景圖拆解成了一個一個典型場景,類似于點線面的幾何學概念,先是由Robotaxi和智慧公交這兩個點連成線,進而有其他更多場景的加入,再由線到面實現全面覆蓋。

根據“頭羊計劃”的規劃,除了全市所有傳統公交車將要進行智能化升級改造之外,長沙還將針對;愤\輸車、校車、環衛車、渣土車等重點車輛進行智能化升級,此外在自動泊車、智慧環衛、封閉園區自動駕駛等場景中,長沙也有項目、場景已經落地或即將落地。

落地場景成為“長沙模式”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百度副總裁李震宇曾用“攀登珠峰,沿途下蛋”來概括百度的智能駕駛發展戰略,而長沙提煉出來的“場景引導,落地為先,示范帶動,復利向前”的策略與之有異曲同工之處,將智能汽車產業帶來的價值持續不斷的釋放,如同拼圖游戲一樣,逐漸形成智能汽車和智慧交通的完整形態。
 

智能汽車產業是一場長跑,即便我們已經跑了多年,但那終點依然遙不可及,當前的領先并不意味著可以最終撞線,對于長沙而言,當前的主要任務是用怎樣的方式和姿勢跨越3.0階段獲得新的發展動能。

作家輝姑娘在《智者見山,愚者見淵》一書中曾寫到:山就在那里,靜默無語。你眼中是奇峰羅列,還是臨淵而立?那不取決于山,只取決于所站的高度和角度,以及內心的深遠。

放到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發展的命題作文中,即產業的再次升級還需完成三項突破。

1、“兩區一市”是目標,實現產業價值才是目的

長沙智能汽車產業“火炬計劃”和“頭羊計劃”提出,要實現“全國規模最大、技術應用領先、配套設施完善的交通強國示范區、國家車聯網先導區、國家公交都市建設示范城市”(兩區一市)的目標。很明顯一定要在多個維度完成非常嚴苛的考核才能獲得這些“國字號”的認證。

必須承認的是,有了國家的背書,對推動產業發展大大有利,但我們也要警惕,不要為了達成目標而刻意關注那些考核數據,而應落到產業深處,時刻提醒自己達成“兩區一市”目標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

以“頭羊計劃”為例,聚光燈都打在“頭羊”企業身上,那么產業生態的活力應該如何激活?按照“頭羊效應”的解釋,頭羊帶著羊群吃草,頭羊是標桿,那些跟在頭羊身后的羊群雖然無法成為主角,但也有草吃,即產業鏈的基礎層企業在實現“兩區一市”目標的過程中也能實現自我價值和產業價值。

2、用正向盈利驗證場景落地的成效與價值

新技術落地是否成功主要從兩個維度進行考量,效率和成本。

目前長沙在場景導向下,雖然已有像Robotaxi這樣不少具有示范效應的場景落地,平心而論,部分場景仍然處于探索的過程中,無論是效率還成本還無法達到替換傳統技術和原有生產力的程度。

如果將正向盈利作為體現技術價值的標準,那么智能汽車和能駕駛還需更多的時間和探索,其中既有技術精進進化的維度,也有運營模式升級迭代的維度。

3、產業生態還缺車聯網硬件制造最后一個閉環

智能汽車產業最終還是要落到汽車上來,現在長沙產業生態雖然已經非常完備,但還有一個最大的BUG,即缺少具有領先意義的車聯網硬件制造廠商,沒有形成產業的最終閉環。

在軟件定義汽車的趨勢下,智能汽車會像電腦一樣,分成多個模塊,事實上長沙的產業生態已經涵蓋了智能汽車的各個模塊,唯一缺少的是將這些模塊硬件生產制造出來的能力。

無論是通過引進還是自主孵化培育,對于長沙而言又是一個新的征途。

對此,用一句“少年,山高路遠,請去擁抱你的星辰大海”作為結尾,送給長沙。

最后彩蛋,看看長沙的智能汽車產業這幾年來到底有哪些值得記憶的事件。

兩年三級跳!智能汽車產業的“長沙模式”是怎樣煉成的?

 

本文地址:http://www.gddsyy.com/dnsd_1532_2390.html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ICON領銜:吉利目標不降的底氣在哪?

24小時服務熱線

152-7288-5889

在線客服